百味是一個不大的組織,卻總有著很多龐大的計畫——石頭湯、講座、小旅行、辦營隊,甚至還要出書。

當時被街賣捕手吸引來的我,幾個月來不僅得償所願,不斷聽著寫著一則則有趣的故事、上街分享過幾次食物、遇見許多有故事的人,也得到了許多預期之外的機會:嘗試寫了企劃、參與一本書的採寫、並瞭解各NGO組織間如何串連合作及生存。
實習期間每一次跟夥伴們一起田野蹲點或採訪聊天、整理撰寫,都是一場場的滿載而歸的旅行。在這裡,我第一次勇敢地坐到台北車站前與無家者搭話並分享食物,第一次跟那麼多人深聊人生故事,而那些生命故事的重量,那些因為交流所產生的衝擊,剛好讓我找到踏實地往前走的理由、教我重新思索街頭上的人們還需要什麼,我們又能怎麼做。

帶著這樣的目標,我們回到工作室,一起在無數的討論及會議中激盪出不同的想法。在這裡,成熟或稚嫩的想法都能得到正面的回應與肯定,所有的不足或弱弱的提問,都可以在大家的一來一往間補齊,然後付諸行動。我們的討論有時很激烈,有時也會陷入瓶頸,甚至開始懷疑目前所做的一切是否有用,但所有的烏雲都會在一起吃飯喝酒與大笑後散開。總而言之,百味有我心中理想的工作文化與氛圍,是一個讓我心甘情願開會到夜深的所在

記得實習生畢業典禮的時候,我們在工作室裡喝著酒,閒聊間阿德說,「希望大家都可以變成很有耐性的人」。我想到組織裡經常提及的,「希望每個人往下墜落的人都會被接住」,也許就是這樣的理念,才能有如此包容性強的組織文化吧。即便你偶爾掉隊,回過頭也還有夥伴邊前進邊等待,而非責怪。在這裡收穫最多的,就是如何溫柔地同理他人。

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跨組織的合作,喜歡故事,或是期待在工作室喝酒,以及經歷神秘的台北西區員工旅遊,就來吧,我想你也會喜歡百味。還有那些紮實異常的實習日子。

【人生百味第二屆實習生 素樸の招募中】
https://goo.gl/8bMHbR (收件截止日期:11/16晚上12點前)






迪化街上有群人日夜笑著鬧著,有時喝完酒也會哭,用自己的方式勇敢的去對抗、了解、連結這個社會。我很幸運地遇到了這些人,在人生混亂的時候遇到百味。

百味讓我看到生命可以同時存在各式面貌和各種選擇。即使現實常逼迫我們二選一或是服從多數,但其實你可以有點酷的什麼都不要,或是任性得抓緊兩邊,追求那個更美麗的世界。

實習的日子,嘗試了很多事:參與石頭湯共煮共食、舉辦營隊、規劃街賣小旅行、駐點南機社區。在這裡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有很大的自由可以嘗試從未做過的工作和執行許多讓人興奮、眼睛發亮的專案;有機會認識很多在不同議題上耕耘,一樣正在改變台灣社會和世界的朋友。

百味的腳步總是很快,但我很享受這樣不斷變動的狀態。最愛每週的開會時間,大家平等自由分享、討論各自的意見和感受。每次開會都能感覺到自己正活著,能用更敏銳的感觀去感受和反思我所認識的社會。

最讓我不捨的是這裡溫暖的環境和人。即使每個人都很忙,但當你需要協助時,就有人跳出來陪你,一起大笑大哭大口吃飯,一起熬夜想點子或是喝酒談心。在百味總是可以感覺到彼此,真的很喜歡這裡的每一個人。

雖然實習告一段落了,也還在要成為什麼樣的大人的路上困惑著,一樣疑惑未來、人生,但不管以後走在哪條路上,都希望能像百味的每一個人一樣,有顆柔軟的心,能在任何狀態下為任何人停下。

百味就像太陽花運動一樣,會成為生命中的一部分,一個不管怎樣都會想念、回去的地方。
【人生百味第二屆實習生 素樸の招募中】
(收件截止日期:11/16)


我感到徬徨,一開始在這裡找不到定位;
我感到疲憊,因為要在熾熱太陽下訪談;
我感到無力,議題論述能力始終都不夠;
我感到挫折,原來自己沒有想像中厲害!

我喜歡站在捷運口,和街賣者聊著彼此的故事;
我喜歡南機居民們,從事不關己到記住你是誰;
我喜歡集團蹲點,總是打破對你們的舊有印象;
我喜歡田野紀錄,這讓我學習探討行為背後的原因;
我喜歡石頭湯計畫,因為能看見大家對於這計畫的實際支持;
我喜歡每個計劃的產出過程,原來天馬行空的想法是能夠被實踐的;

還有好多情緒及故事來不及在這裡被記錄起來,與人接觸的過程中,對於「給予」的定義不斷地修正,以為自己會是給予的人,實際上自己受惠更多,這裡所做的每件事是沒有階級沒有年紀之分,體認到自己所能做的不多,但沒想到自己也能造成一點漣漪!

矛盾及疑問、反思及反饋,都促使我更加進步,在實踐的每一步踏得更踏實平穩。

我感受到,百味嘗試了許多方式,為了就是網住那些向下墜落之人,而當我自己覺得往下墜時,也能在這裡安穩地被承接住!

【人生百味第二屆實習生 素樸の招募中】
https://goo.gl/8bMHbR
(收件截止日期:11/16)

        在面試的時候,被阿勇問說「為什麼會想選空間?很多人都不清楚空間要做什麼」事實上,連百味也不確定空間的工作任務未來會有哪些。那時候實習生招募的工作分配有兩種:集團的田野工作和野生空間守護者。空間所提供的資訊相較於田野面的真的很少,也就是說我憑著自己的想像,憑著對空間的愛好就選了這份工作。
小小的組織要做的事情很多,每週的工作規劃變動性很高,所以在剛進入百味時,大多時間都在「包貨」。觀眾朋友絕對沒有看錯,當時的我以為會每次實習的時間都在粉刷牆壁、組裝書櫃、工作桌,或者招募工作團隊加入此空間,像是co-woking space的專案。但在小組織工作大部分都是跟預期的不一樣。

        
在人生百味的實習期間,雖然就如上述,凡事都在預期之外、充滿了不確定性,但是接了任務就必須做,戰戰兢兢地接下這燙手山芋,規劃的過程中再隨著意外做修正。思緒激盪與修正之間來回擺盪,過程中雖然讓人想拔刀切腹,但是這樣的意外與彈性卻帶來了更多收穫與回憶。

        
在這裡做了多少或什麼的專案不是能夠為自己的人生添上一筆功績,而是跟專案之中與所遇見的人們之間的互動交流因為這將會帶著我們朝向同一個美好想像前進。

【人生百味第二屆實習生 素樸の招募中】
https://goo.gl/8bMHbR
(收件截止日期:11/16)
過去學習和參與組織的經驗裡,我常常無法很完整又十分自信地說出自己正在投入的事情,忍不住對踏出的每一步產生疑慮。加入人生百味之後,總是期許自己有天能成為面對關心的事物,眼底能有熾熱火苗的人。

  在百味的日子裡,經常馬不停蹄地開始新的專案,過程中需要大量的團隊討論,在這裡發表的意見有機會被傾聽與高度的同理,人們看待事情的角度也就沒那麼二分,選擇邊討論邊互相補充,慢慢地達成共識,因此和這裡的每個人對話都是舒服的。

  好像很難去細數在這裡做的每件事以及學習到了什麼,或許可以說是透過百味認識一種組織運作的樣貌、參與了和其他組織串連的過程,並在技術上精進了一點點田野研究和文字梳理的能力,在對議題更深入了解的同時,也練習去講述代表團隊與個人的價值理念。

  每一步都像以跑跳的形式前進,步調很快而且不太能確定自己是否走在所謂正確的道路上,但到了回頭檢視的時候,其實也踏出了一條堅實的路徑,路途上的風景都是養分的積累,自己或許也在過程中成為一個相對以前更厚實的人了,若是當初選擇依循過去的行事與思考習慣,也許就無法經驗這些收穫了。

接觸無家者與街賣者議題,能夠一邊學習一邊透過群眾參與的活動來認識對象更立體的樣貌,在這裡我認知到   作為一名行動者沒那麼困難,雖然許多時候會因為無法停止疑惑而感到痛苦,但也在對話與思辯的過程,慢慢理出幾種思考的路徑,或許未必就是真實,但每一次都更快速或精確了一些,將來都能作為一種典範,在其他領域試著應用在相似的情境。

  百味的行動像是在編織一張細密的網,想網住每個向下墜的人,而經過這段時間的參與,才發現不知不覺中,我也是被承接住的那個人,在這裡被寬容的對待、在不同的面向被肯定、許多疑惑能被耐心的解答。我發現占盡人們眼底的不只是我期待的光亮,更多的成分是溫柔與堅定,更熾熱,也更吸引人。
【人生百味第二屆實習生 素樸の招募中】
https://goo.gl/8bMHbR
(收件截止日期:11/16)









人生百味或許可以想成是一個能夠促成行動的地方。若要說什麼地方特好,我想大概就是這裡的人們,以及會遇見的人們,存在著比其他許多地方都高的異質性吧。我其實從不認為自己屬於哪個小圈圈,而這樣的異質性正讓我更好想像,那時常被人掛在嘴邊的「結構」,實際上到底有著怎樣的輪廓。

在這裡必須一直勤奮地跟上各種專案,從四處迸發的訊息裡拼出我們想要前往的地方,奔跑的時候要努力試著別迷了路。回過頭來看好像完成了很多事:做了街賣田野研究、寫了觀察報告、辦了群眾參與活動。不過思及我所關心的對象,這些就他們而言,又如何了嗎?我想像自己站在上風處,俯身望向這座有過去、有現在、並即將走入未來的城市。從這樣寬廣的視角觀看,這幾個月來的工作大概會像是蟻群匍匐前進吧;放大尺度檢視,就微小的可以略去。誠實言,這些想來還頗具成就感的事,對於街賣者所嚮往的生活,甚至對於自己所設定的願景,都仍是遠遠、遠遠遠遠地不足。


這樣說並非存心消極或者風涼,只是無時無刻不思忖著,若說是身為所謂行動者,其所追尋的應是什麼?除了行動一事本身,我想行動之於我,也許更是為了從人群的生活脈動中,去感受自己的一舉一動,究竟能帶起多少波瀾。爾後,才能在意識到自身所不能時,跨越自我安慰,力圖以行動帶來真實的改變。

行動對我來說終究是要確實,即便緩慢地,接近其據以發起的願景是我這陣子來的小小心得。



【人生百味第二屆實習生 素樸の招募中】
https://goo.gl/8bMHbR
(收件截止日期:11/16)




By 葉蓬玲

是他們叫我這樣做的。

新聞連結:保全踹輪驅趕身障街賣者

「是他們叫我這樣做的。」
我們常常都能聽到這樣的話,無論在學校、在職場、在社會甚至家庭裡,我們都習慣照著規則走。漢娜鄂蘭說,人類最大的邪惡在於無法思考,不加批判地服從群體規範。而「依法行政」,正是最平庸的邪惡。它讓我們懶得去問「為什麼」、懶得去同理他人。

TVBS新聞畫面「扯!身障者百貨內兜售 保全竟踹輪椅驅趕」

「奉命行事」的我們,既是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也在裡頭疲憊不堪。社會規範是一個鐵模,我們努力將自己擠入其中,努力照章辦事,努力忘記自己。後來,我們發現循規蹈矩、放下自己其實是最輕鬆的方式——不用費力思考,只要遵守秩序就不會錯,反正規範限制我卻也保護我。

當我們懶得去同理別人,體制就會成為最理所當然的「護身符」——用來合理化個人的自私、藉以無視別人的苦痛。此後,我們只害怕失去得來不易的報酬,無瑕兼顧別人的生命。

台北剛經歷過百年來最熱的夏天,一般人在大太陽底下尚且會中暑,更何況無論酷暑寒冬,都得暴露於公共場所兜售的身障街賣者?這樣的事情從來就不止是單一事件。

在社會規範裡我們彷彿睡著了,忘了怎麼問「為什麼」。
如果今天政府立法街賣者能在百貨廣場內兜售,這場衝突還會發生嗎?
為什麼街賣者的出現會「妨礙行事」?妨礙了誰?打擾了什麼?
為什麼他們需要在街頭兜售口香糖?

「我只是在執行工作,我有什麼不好,你好好笑喔。」說出這句話的警衛,可能也只是一個善良無害的老百姓。是這份「工作」,讓他為了善盡職責而使用非常手段。希特勒大部分的部屬都是慈愛的父親、孝順的兒子、忠心的伴侶。他們受審時都說,「我們不是自願的」。但可怕的是,正是善良無害的他們造就了可怕的殺戮,正是沒想太多的我們造就了殘酷冷漠的社會。

每個人生而在世,都為了掙一席落腳之處而不得不活在體制裡,身障者與警衛都是。於是有人被制度痲痹、有人被制度傷害,每個人都被它催眠,以為跟著大規則走就能迴避個人的對錯與責任。慶幸的是,總有一些事情的發生是為了叫醒我們,讓我們發現,除了規則以外,我們還有人性之初,那無可迴避的惻隱之心。

所謂社會規範,不過就是人與人之間,為了讓生活可以更好而訂制的一種「共識」。倘若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這份共識給不了我們藏身之所,這套規範不能有所通融,這樣的制度或許就該被打破與重建。

社會本來就恆常變遷,以適應各個時代迥異的生活方式,而推翻及重建必定是漫長而巨大的工程。因此每個時間點都可能是過渡期,所以法外才需有情,制度之上必須是同理,好讓無法全然拋棄體制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在規範之下用更好的、更溫柔的方式對待別人。畢竟在這些過渡的期間,我們可能需要跳脫陳規的束縛,共同去實踐、成就一個更舒服,更適合每一個人生活的環境。

漢娜鄂蘭電影海報

-----
當你在涼爽的百貨公司遇到兜售口香糖的街賣者時,也許會為他們還有個躲避壞天氣的所在而寬心;也許正疑惑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時候,你可以走向他,親自看看他在賣什麼、和他聊聊天,就可以得到許多的解答,如果你剛好需要,還可以向他購買一盒口香糖。
給自己一個機會,你會發現,你可以再走近一點;
給他一個機會,你會發現,人與人之間其實沒有那麼大的不同。

【街賣頭家在這裡!】
泡泡糖頭家尋寶地圖
【 任何疑難雜症 】
不知道提貨券如何使用嗎?找不到附近的頭家嗎?
任何疑難雜症請點常見問題
【持續購買提貨券】
預購為街頭頭家提供更多保障
支持請進 http://doyouaflavor.wix.com/bubbleplayer
P.S. 正式開賣後實品宅配調整為100元,提貨券則維持免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