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夥伴隨筆】 你有什麼困難嗎?


「幹,滅火器已經是台灣搖滾的顯學了啦!」

各種驚人團名、各種驚人樂風,地上擺了幾箱台啤,樂手的臉都紅得跟鱈場蟹一樣。
這是我第一個參加的樂團祭,困難生活節。

這是在社會角落發生的每一件事,也許被壓抑久了,每句尖銳諷刺都大快人心:
入場不易的簡單生活節、秉持知識無立場卻偷將幾本書下架的書店、以新舊房屋並存為口號卻刻意迴避古蹟存危議題的市長、想用資本主義解決貧困問題的政策,
太多相互矛盾,卻容不得我們對主流的良善產生一絲質疑。

譬如進入大眾市場的滅火器,譬如陳列於誠品的獨立商品,
苦澀意識形態被精緻包裹後,在眾人心中產生了多少美麗的誤會。
在因網路產生的快速資訊更新下,我們被迫殘忍地親眼見證每一個自己所下決定的成敗。

會不會主流與非主流並非相對的界定?
會不會小眾有種絕對定義,就是反大眾?
我們可否永遠叛逆?儘管時間把稜角磨得圓潤,我們學會溫和待人、耐心處世,但內心永遠又酸又臭,把不服從寫留在塗鴉牆、歌詞、跟生活態度中。

想起正值情感尖銳的青春期時期,飽受同儕霸凌的朋友,驕傲展示身上的傷,說:「我排擠了全班。」
有人覺得這是魯蛇的自我安慰,但我喜歡這樣意識型態上的偏執,我喜歡濁水溪公社那句名言:
我們永遠與同性戀者、吸毒者、變性者、精神分裂者、殘障者、智障者、發黴的麵包、有皮膚病的狗、挨媽媽打拿不到零用錢的小孩、工人、農人、窮人、64歲還看不到少 年快報的老人、戀糞者、戀吻者等社會底層的弱勢站在同一處默默凝聚!

總有人得這麼做,對吧。

因為我相信,造成社會殘敗的,絕對不是殘敗者。
【夥伴隨筆】 你有什麼困難嗎? 【夥伴隨筆】 你有什麼困難嗎? Reviewed by 勇雍 on 下午9:24 Rating: 5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