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身障者、口香糖與集團】

by阿德

台灣有一個社會企業,存在超過40年,卻從來沒有人知道,全台大約有幾十個這樣的組織,每個規模都不大(包含老闆大多2、3個人),服務對象是:身體不便但仍有工作能力的身障者,營收主要來自於銷售的均分,一半給身障者,一半給組織,整個組織完全自給自足。

服務的人數從5-20個人不等,他們致力幫助身障者可以靠賣東西自力更生,主要提供身障者四種服務:
1.免費吃飯 2.免費住宿 3.免費接送 4.不用準備貨款的商品。

這個歷史悠久,讓無數弱勢者自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組織,其實大家應該都知道!
但為什麼說鮮為人知,因為我們通常是以「其他的名字」聽過他們像是”身障集團、詐騙集團、口香糖集團”等等,或是在新聞上看到「目擊賣口香糖的阿嬤下班轎車代步」、「集團剝削身障牟利」這樣的負面新聞。
社會對於所謂「集團」一直都是非常負面的觀感,主要的原因是我們對集團的認識,都只有片段的資訊,因此在這裡想跟大家分享,人生百味所看到的街賣集團的日常。:


準備

早上八點,十幾位身障者聚集在位於一樓老闆的家,有些人是住在這裡的,有些人是自己從家裡過來了,老闆一邊點貨,一邊算錢給大家,並確定了每個人的籃子裡的商品齊全,找零充足。

在補貨時,跟老闆閒聊,不免俗的還是問出白目的問題:「老闆,我聽說有人說你們這種有用毒品、酒精跟賭博電玩控制身障者,那是真的嗎?」,老闆:「那個很早以前是有聽說過,不過現在都沒有了,賣的人又不是笨蛋,這麼多團自己也會比啊,你說的那個,以前比較嚴重的還會把人弄到殘廢叫你去賣,現在應該都被抓光了吧」

上班

準備好後,坐電動輪椅的人就自行前往最近的捷運站,而坐一般輪椅或用拐杖的大哥大姐,則移動到旁邊六人座的小廂型車,一個個排隊用雙手將自己撐起,慢慢的將移動到車上的座位,公司的司機大哥會幫他們把枴杖跟輪椅收好,放到後車廂,接著發動車子,將他們一個一個載到附近的捷運站、市場,讓他們去賣,並且約一個時間來接他們下班。

老闆主要工作是處理採購商品、商品分裝、支持日常開銷水電瓦斯房租等等,有時候要跑一些政府機關幫旗下的街賣者們申請生活津貼或是証件補發,但最主要的工作是安排街賣者的接送,因為根據不同的地點,不同人的狀況,有人會從早上9點賣到下午5點,也有人從下午5點賣到晚上11點,台北車這麼大,十幾個人的接送就非常複雜,而且每天的情況都不太一樣。

其中一位老闆:「我以前我也跟過其他團,那時候老闆自己不是身障者,不了解我們的痛苦,所以我自己出來做,算是大家賞臉覺得我比較有為他們著想,好幾個跟我出來,也介紹了好幾個,不過有時候,新聞一直講集團集團的,真的很難聽…,要租這些房間、開車、輪椅保養,都是錢欸」
平日工作相當忙碌,特別是節日,像是聖誕節、跨年、新年這樣的時候,都是集團重要的收入來源,但是這些節日的交通也是特別的擁塞,要等等街賣者都回來算錢給他,常常需要等到三更半夜。

休息

颱風、寒流、酷暑,就是休息的時候,住在老闆家的街賣者,因為也出不去,所以大家就坐在客廳泡茶、看電視、聊天,聊聊生活,聊聊工作的甘苦。

一位大姐跟我聊他工作時說:「有時候,你還沒靠近,他就閃了喔,也不聽你說,一開始,真的很苦,有時候,也是會哭喔」,說完有些哽咽,但不一會兒就有點開心的說:「但是有些人真的很好,認得我,常常跟我買,還會問我會不會太冷。」

為什麼來這兒做街賣

每個來到這裡的人,都有不一樣的理由,有人有2個孩子要養,有人要拿錢回家,而也有人沒有家,可能是回不去,也可能是沒有了,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

在一位大姐老闆:「這個是剛來的,年紀輕輕回不了家,就住我這邊,整天都待在房間,我一直念他,他還是這樣,還有那個,我就一直教她怎麼賣,要笑臉迎人,人家不買也要客氣的說謝謝,可是她就學不來。」
這是集團生活的日常,存在40年,必然有其原因,跟新聞駭人的標題相比,誰是個案誰是常態,樹大有枯枝,再美好的社會也有壞人,再寒冷的地方也有溫暖,花時間去了解比快速的否定,是更溫柔而有力的選擇。

作者了無新意的碎念

想要翻轉一個數十年累積街賣形象,是一條漫漫長路,所影響的不只是一個人經濟的問題,還有尊嚴與自我認同,最後那是一個平等社會的想像,為什麼想做,倒也不是因為覺得非我我們不可,其實是覺得,總是要有人做,沒人做,就我們來吧。

【你不知道的身障者、口香糖與集團】 【你不知道的身障者、口香糖與集團】 Reviewed by 張貴智 on 下午4:23 Rating: 5

About